敗中求勝的兩局棋 第一局

(本文屬私人投稿)

 

        筆者曾目睹本港圍棋後進,有在對局中勝負未分就認輸的,也有指責其他人在超過十目的敗局也不認輸的。劣勢認輸,是本港圍棋教師的諄諄告誡,固然值得後進傾聽。但在職業棋壇,除了有劣勢認輸的對局之外,還有以超過二十目的敗勢而收官到底的對局(第六屆三星杯八强戰,常昊九段執黑以二十九目半戰勝芮乃偉九段),也有均勢認輸的對局(2002年中韓新人王對抗賽第二局,中國彭荃執白中盤勝南韓李世乭),甚至有勝勢認輸的棋局(第一屆中日播台賽,中國錢宇平九段中盤負於日本小林光一九段)。即使在業餘棋界,劣勢認輸也並不是金科玉律。筆者認為,本港後進如果囿於在劣勢必須認輸的成見,忽略自己或對手敗中求勝的可能,即使在香港的業餘比賽也難言爭勝。本文茲引王明庚先生分別和本港棋壇兩位勁將陳昭樂、伍立對奕的兩局棋加以說明。

 

第一局

 

 

第三屆香港業餘圍棋公開大賽

公開組 第七輪對局

黑棋:陳昭樂

白棋:王明庚

白中盤勝

2004314

 

陳昭樂先生是上海的業餘五段,本港棋界對陳先生評價甚高。

 

1:黑1至白8(203至白210)

 

1提劫,而且黑3毅然消劫。白4至白8似乎是雙方最佳的應接。

 

 

 

2:黑1至白2(211至白212)

 

1錯失良機。筆者認為,黑1若改走L6即白2的位置,變化仍很複雜,黑棋尚有反敗為勝的可能。

 

2是做眼的手筋常形,在本局光芒四射。此時白棋已是明顯勝勢。

 

黑棋對自己的時間控制似乎頗為自信。白212落子後白棋剩下的用時雖少,但在雙方收盡單官,確認對局結束之際,按計時器顯示白棋用時尚有九秒,而黑棋的剩餘時間是零秒。

 

黑棋選擇在雙方收盡單官,自己耗盡用時的情況下「中盤認輸」,由此可見陳昭樂先生敗中求勝的苦心。